风尚 / 张家振:我很强烈地感觉到电影业要换人了



精益求精凭的是耐力和天才
十年磨剑靠的是执着和手艺
机灵、投机、豪赌不该是工匠的应有之义
制片人游走在商业和艺术之间
周旋在投资人和导演之间
他们理应是影视产业里的工匠


“我们需要新的冲击力!”


从业30余年,他担任监制或是制片人的电影包括香港电影、台湾电影、好莱坞电影、韩国电影以及中国内地电影。如果要说华语地区的金牌监制,他一定是其中之一,而如果说好莱坞最认可的华人制片人,他一定也是屈指可数的其中之一。




张家振作品混剪


他就是张家振——吴宇森、周润发在好莱坞的成功故事背后,都站着这位监制、制片人。壹娱观察近日独家专访了这位享誉海内外的金牌监制以及他在内地电影事业的全新合作伙伴乾澄影视的创始人杨鑫。 

2016开始,张家振选择站在了一批年轻人的身前成为他们的领路人——冯德伦(《侠盗联盟》)、李巨源(《情遇百老汇》)、谢骏毅(《去年九月》)、崔斯韦(《雪暴》)以及李依璠(《卑鄙的铁拳》)。张家振在前三部电影中担任制片人,在后两部中担任监制。


金马奖感言:新人要出头


“我很强烈地感觉到电影业要换人了。”张家振是今年台湾金马奖的主竞赛单元评委,阅尽今年入围的40多部片子后,他和他的评委同事们选出了《八月》《我不是潘金莲》《不成问题的问题》《七月与安生》《六弄咖啡馆》《一念无明》六部故事长片荣膺今年的金马奖,其中除了《我不是潘金莲》背后的冯小刚之外,其他获奖片背后站着的都是新人导演,很多都是第一次拍长片。


张家振很是感概,“两岸三地,有新人要出来,这是我很大的感受。”



张家振(左二)是今年金马奖评委之一


对新导演的渴望和呼唤,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几乎成为了全行业的共识——行业大盘的超高速扩张,与包括导演在内的创作人才短缺一起构成了近两年行业最突出的矛盾之一。当然,这也是今年大盘一落千丈的缘由,从去年近50%的年增长率骤跌至极有可能失守两位数的严峻现状。 

“大概两年前,很多投资进入拍电影,很多拍得不太好的戏也是非常卖钱。今年市场到了一个顶点,慢慢有饱和,不管是华语电影也好,西片也好,票房没有以前那么好,观众已经比较谨慎去选电影,我觉得那个反而是好事。” 

张家振和乾澄在最热闹的时候入局,但做的准备却是在市场低谷里突围。 

好剧本和类型片:新人最好的孵化器 

突围的方法很简单,又很不简单。 

简单在于,发现好故事,用商业类型片孵化新人。

张家振在前期看项目的时候,他只在意一件事情,就是好故事,“最主要的是那个故事能不能打动我。故事打动我,不管是侦探,还是爱情,还是武侠的,我都会喜欢。” 

能够甄别有潜质导演的基础功课便是剧本,“他本身能够写剧本的最好,不能写剧本的给我看一个,得是有潜力的一个故事。”IP当然是今年无法绕过的话题,张家振认同IP电影背后的商业模式,但是他并不认同IP电影对剧本的粗制滥造。

“好IP确实是一个好概念,但故事就可以不认真讲了吗?不是这样,多少熟悉的故事还是需要感动我、打动我,我才觉得这个剧本是好的。”时代的变迁,文化的更迭,打动人心的方式也在因时而变,从今年金马奖看华语电影近年来的气候变化,张家振的体会是“真实、写实”。“我在金马奖看了一些电影,表现得很夸张,我看得很不舒服,不是我一个人,是所有人都是这么觉得。” 

目前乾澄片单上的五部影片均为类型突出的商业片,包括喜剧爱情、动作犯罪、悬疑推理、科幻冒险等等,张家振坦言,虽然自己个人比较喜欢艺术片,但是作为监制、作为制片人,他更懂商业片,尽管其实拍商业电影很难,“因为商业电影要考量的地方太多了,比如说票房,比如说要选择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喜欢的演员等等很多因素。还有你怎么去宣传那个戏、发行等等都是学问。每一部商业电影都不容易。” 

而之所以片单上的电影都是特点鲜明的类型片,一方面是因为张家振熟稔于此,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深知这是对于出品人最保险的投资策略,“我作为制片人也好,监制也好,不能赔钱,不能赔投资人的钱,不管是什么类型,不管成本大的还是小的,要保证投资人不赔钱,而类型片对投资人来说就比较有保障。”


半年内60%完片率的背后:好莱坞工业基因的承制服务


很不简单的地方则在于,张家振这次联手的乾澄影视,并不是一家传统意义上的影视出品公司,用乾澄创始人杨鑫的话来说,他们要做的是一家有着好莱坞工业体系基因的影视公司。 

据杨鑫介绍,作为公司核心业务之一,乾澄向客户提供专业的承制管理服务,为影片的出品方承担制作影片的一部分或是全部工作,包括前期项目开发、拍摄制作的主创班底搭建到全部的完片。“

乾澄在成立之初就发起了新导演“摇篮计划”,我们就是要用张老师的多年经验来帮助新人少一些摸索弯路和犯错的过程, 扶上马再送一程。我们根据张老师在好莱坞的经验和资源推出了承制管理服务体系。新人入行,往往一腔热血,会想得比较飞,有时候会做很多重复无效工作。而在这个管理体制之下我们就会告诉项目方什么是合理开发项目的步骤,我们来告诉你应该先做哪一步,根据你的项目的体量和片型的不同来采取合理的步骤。比如是不是先找导演,然后剧本磨合出来到了某一个时间节点我们给你做时间轴(计划),我们再去找演员,然后再去孵化制作班底,这样是有利于控制成本不超支以及按期完片的成功率。在这个体系下,可以看到我们成立这半年来,已达到完片率60%,而且都是在不超支不超期的原则下。”



《侠盗同盟》 (冯德伦导演,刘德华、舒淇、让·雷诺主演)于9月中已在布拉格杀青,拍摄历时近四个月;《情遇百老汇》(李巨源导演,王丽坤、高以翔主演)于10月底已在纽约杀青,全程于美国拍摄;《雪暴》(崔斯韦导演)已于10月中东北开机,预计春节前杀青;《去年九月》和《卑鄙的铁拳》,正在剧本的最后冲刺阶段。


虽然乾澄今年上影节上发布的不过五部的片单与各大电影公司长长的片单相比有些单薄,但以目前不到半年近六成的完片率来看,在上影节共发布的近600部片单里看,还是颇为不简单的。 

以《情遇百老汇》为例,全程在美国取景拍摄,其中有大量的戏份是在纽约的不同街道取景,张家振告诉壹娱观察,每天不同的景,在纽约拍摄,没有超支还是挺难的。特别是在时代广场大屏幕下的那块“岛”上的拍摄,张家振的经验和方法帮助剧组轻松完成了很多中国电影做不到的取景拍摄(有很多中国电影在该地的取景往往都是“偷拍”),“我们是拿着许可证,架了大炮,架了所有的设备,正常拍摄。”在那个“岛”上,他们拍了两个晚上,这一切都在张家振的制片计划里。该片以最后低于预算的结果完片。 

不管是好莱坞各工种工会的细则,还是取景地拍摄的要求,在好莱坞一线工作了十多年的张家振,这些都驾轻就熟。







随着中国电影有着越来越强的走出去的愿望,在全球进行拍摄、聘请好莱坞制作团队已经成为国内大量影片的标配。但在这些中外合拍、合作的项目上,中方要能成为主导并顺利地驾驭好莱坞团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语言上的沟通之外,中方制片人须对好莱坞的规则熟悉,尊重美方团队的工作规范,同时兼顾中方既有的工作习惯。 

“民以食为天,剧组无小事。”杨鑫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工作餐,美国演员工会规定剧组用餐是六小时一餐,这个是等同于法律效力的严格规定,如有违反,演员可以申请重罚。但这个用餐习惯跟中国人的饮食习惯其实是不同的,比如我们9点吃的早餐,但12点就需要吃午餐了。因此,乾澄一方面严格遵守工会规定,另一方面也为中国演员和工作人员提供了外卖,用杨鑫的话来说,“毕竟是中国人的肠胃状态。这也是我们不会死守好莱坞教条,灵活的一面。” 

“我们需要新的冲击力!”张家振希望能够跟乾澄一起参与到中国电影的换代过程里,不仅仅是培育新人,还有基于承制所带来的产业升级,用互联网的流行词汇说,张家振和乾澄不仅要赋能年轻导演,还要赋能正在起步的中国影视工业。


本文授权转载自36氪,作者陈昌业,原文与此:(此处加原文链接)36氪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互联网创投媒体,提供最新锐最具深度的商业报道。我们强调趋势与价值,我们的slogan是: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登录后可进行评论
还没有账号?请先注册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