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 / 第36届金像奖:老戏骨背后, 却是一群新晋导演

第36届金像奖:老戏骨背后, 却是一群新晋导演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胡广欣 

原标题:老戏骨背后,却是一群新晋导演


“最佳新晋导演”黄进


“最佳男配角”曾志伟


余文乐首次获提名“最佳男主角”


◀周冬雨(中)、曾国祥(右)遗憾无缘奖项


▶最佳男/女主角林家栋、惠英红


“最佳女配角”金燕玲


(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


       前晚,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在香港文化中心落下帷幕。林家栋和惠英红分别夺得“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曾志伟和金燕玲则同时凭借《一念无明》拿下“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

       2016年度的香港影坛成绩单终于出炉,其中有几组数据颇有意思:演员类奖项仍然是“旧人”的天下,最佳男/女主角和最佳男/女配角四大演员奖得主的平均年龄达58.5岁;而幕后的新人群体已经冒出头,最佳导演五组提名人的平均年龄仅为40岁,为历届最年轻,其中年龄最小的入围导演只有28岁。另外,2016年香港一共出品了68部电影,数量创15年来的新高,其中多达25部电影出自新晋导演之手。


奖项

幕后新人后浪推前浪

       从提名名单就可以看出,年轻导演的作品成为大赢家。《一念无明》导演黄进和《点五步》导演陈志发都是新人,两部电影却双双以黑马姿态杀入金像奖,各自获得8项提名。曾志伟之子曾国祥,首次独立执导的剧情长片《七月与安生》共获得12项提名。最佳服装造型奖中,年轻的吴里璐击败了老前辈张叔平。音乐人波多野裕介凭借《七月与安生》 获得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他的年龄只有31岁。

       在这批幕后新人中,最为亮眼的当属黄进。年仅28岁的他是本届获提名年纪最小的导演。凭借《一念无明》这部处女作,他拿下了新晋导演奖,成为金像奖和金马奖“双料新晋导演”。《一念无明》的成本仅200万港元,但黄进用剧本打动了一众知名演员以零片酬出演,并让曾志伟和金燕玲这两位老戏骨再度拿下最佳男/女配角奖,入行多年的余文乐也首次获得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曾志伟拿奖后也不忘为黄进吆喝:“这一次我拿奖是靠一个新导演,他叫黄进。多谢他和他女友写了一个那么好的角色,我没想到一个28岁的年轻人能为香港拍出这么好的电影。”

老戏骨不忘提携后辈

       非演员类奖项由新人大获全胜,但演员类奖项还是老戏骨的天下。36岁的余文乐不敌50岁的林家栋,25岁的周冬雨不敌57岁的惠英红,而最佳配角奖的两位得主更是超过60岁——曾志伟64岁,金燕玲63岁。不过,这些老戏骨演的都是新导演的作品,在提携后辈上可谓不遗余力。

曾志伟说,新导演通常会遇到两个难题:找不到资金,找不到演员。而他就尽力在这些方面帮助他们,他为《一念无明》召集了余文乐、金燕玲这些好演员,并说服他们零片酬出演。接受记者采访时,黄进也大赞余文乐:“他很用心地思考这个角色,希望能尽量真实地呈现躁郁症患者这个群体。”

       “出炉影后”惠英红也是不少新导演的“恩人”。《幸运是我》导演罗耀辉当了十几年编剧,这是他第一次执导电影。在颁奖礼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惠英红表示,《幸运是我》是她五年来第六次演新导演的作品:“当我还是新人的时候,得到了很多人的关照。我现在一把年纪了,应该多照顾新人,就算没有片酬我也愿意演。”


改变

港产片关注边缘群体

       香港电影市场萎缩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导演王晶曾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拍一部纯港片,如果成本超过700万港元就赔定了。”这种改变有弊也有利:受制于成本,如今的港产片已经难出大制作;但另一方面,更多新晋导演开始将目光投向社会底层,小而美的人文电影成为新潮流。

       去年的话题电影《踏血寻梅》关注内地新移民群体,今年的《一念无明》聚焦躁郁症患者,《幸运是我》则把镜头对准老年痴呆症患者。这些充满人文关怀的电影也成为金像奖的新宠:《踏血寻梅》横扫去年金像奖七项大奖,《一念无明》拿下今年金像奖三项大奖,《幸运是我》让惠英红成为本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一念无明》导演黄进的话,或许可以代表香港新一代电影人的新思维:“我更重视电影能为这座城市做点什么,而不是仅仅把电影当作一个娱乐。”

       在黄进看来,如今的观众也越来越能够接受这种一点都不娱乐、反而有点沉重的港产片。他坦言,《一念无明》取得的成绩大大超乎他的想象:“我们一直觉得这部电影不够主流,但后来发现真的不要小看观众,他们也在改变。”黄进透露,他的下一部电影将是有悬疑色彩的类型片,虽然题材跟《一念无明》大相径庭,但他仍然会坚持一个原则:透过电影传达对社会有意义的信息。

合拍片吹起清新之风

       香港新一代导演中,也有人选择北上发展。作为一个“香港仔”,曾国祥独立执导的第一部长片《七月与安生》就改编自内地知名IP,并全部起用内地演员。他坦言自己拍电影不会特别注重地域:“如果在香港找到我想拍的故事,我就会在香港拍,而现在内地也有很多题材适合我。我觉得这是香港导演的幸运,可以自由选择。”他透露,目前正在准备下一部作品,是一部讲述校园霸凌的影片,故事背景仍然设定在内地。

可惜的是,《七月与安生》在本届金像奖以12项提名领跑,最终却仅获得一个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女主角周冬雨大热倒灶,曾国祥本人也未能拿下最佳导演奖,无法实现跟父亲曾志伟双双拿奖的愿望。在颁奖礼之后的庆功宴上,曾国祥难掩遗憾:“我本来一直抱着平常心,但是当看到爸爸拿奖的那一刻,我非常非常希望父子能一起拿奖。”曾志伟则安慰儿子:“电影最重要的是观众和业内人都喜欢,奖项只是锦上添花。”《七月与安生》制作费约为2000万元,最终在内地收得1.67亿元票房。作为一部文艺片,这个成绩已经很优秀。而且,周冬雨和马思纯在去年的台湾电影金马奖上已经破天荒拿到了“双黄影后”,足见影片获得的肯定。


最佳女主角惠英红:

三提三中, 感谢已故母亲

      本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竞争不算激烈,但颁奖礼前大部分人都看好“金马影后”周冬雨再下一城,没想到由惠英红凭借《幸运是我》第三次夺得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惠英红的母亲就是一位老年痴呆症患者,惠英红接下这部戏就是为了母亲。去年12月,母亲去世了。惠英红领奖时哭成泪人:“我拍这部戏的时候,妈妈已经不能够自己吃饭了。我接下这部戏就是希望呼吁更多人关注老年痴呆症患者。妈妈,我没有让你丢脸,我为惠家争光了!”


最佳男主角林家栋:

演戏不论年龄, 不靠颜值

       总是被称为“金牌绿叶”的林家栋,这是第一次获得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可谓一击即中。领奖时,他抛出金句:“演戏不论年龄,也不靠颜值。”1988年出道的林家栋,在TVB从龙套熬到做男主角,却突然决定离巢投身电影圈。50岁这一年,他终于成为金像奖“最佳男主角”。他接受采访时说:“我当初出来闯的时候,有人鼓励我,也有人劝我保险一点。但我觉得,有梦不妨去追,很开心大家能给我机会去追梦。”

登录后可进行评论
还没有账号?请先注册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