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家瑞
男 , , 导演
中国电影导演,毕业于四川大学哲学系。其代表作有《诺玛的十七岁》《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红河》《迷城》。

中国电影导演,毕业于四川大学哲学系。其代表作有《诺玛的十七岁》《花腰新娘》《芳香之旅》《红河》《迷城》。执导的电影获得过2004年法国卡普巡回电影节最佳影片金奖、第11届华表奖最佳故事片、第16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第1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传媒大奖最佳导演奖。



 

章家瑞出生在成都,16岁时,他给县里的话剧文工团投过剧本,而且被采用了。1979年章家瑞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失败后他考入四川大学,因为高考政治成绩是全省前三名,被调配到了哲学系。受大学附近的电影院影响,章家瑞爱上了电影。



人物经历


1985年毕业后,章家瑞被分到了煤炭部,1986年,章家瑞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进修班,毕业后进入了青影厂。1988年他接到了第一个副导演的工作,跟着导演系老师韩小磊合作拍摄电影《行窃大师》。1989年,章家瑞开始拍电视剧,拍摄了一个电视剧《太阳鸽》获得了飞天奖。

2001年,章家瑞首次担任正导演拍摄了第一部电影《婼玛的十七岁》受邀出席2002韩国釜山电影节2003年德国柏林电影节展映,并于2004年获法国卡普巡回电影节最佳影片金奖。2005年拍摄电影《芳香之旅》获开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字塔大奖,最佳男女演员金钥匙奖。

2010年章家瑞指导,霍思燕、葛思然等主演的电影《迷城》上映,该片获得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和第1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传媒大奖"最佳导演奖""最佳新人奖" 等大奖,并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等8项奖项。

核心提示:章家瑞导演携新片《柠檬》来到了釜山,并接受了我们的专访。不同于前作《芳香之旅》关注的时代与人的关系,《柠檬》是一部讲述乡愁的电影。谈及电影与时代的关系导演说道我们都是时代的人质,时代塑造了我们,我们逃脱不了时代对我们的塑造以及桎梏。除此之外,好莱坞电影对中国文化的冲击,让他发出呼声:我们的商业电影不应该只模仿好莱坞的大场面,本土文化才是电影的灵魂。面对好莱坞冲击,要保持民族性。


凤凰网娱乐讯 我们在第17届釜山电影节的开幕红毯上,看见了许久未露面的釜山电影节的“老朋友”章家瑞导演,带着陈酿已久的新作《柠檬》主创立威廉、洪晓熙走上了红毯。电影讲述的是韩国女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四川寻找故乡的故事,本以为会是一部写意的小清新爱情故事,但导演告诉我们,这部影片讲述的是他的乡愁,只是用了年轻人的视角来呈现。乡愁是很多旅居海外的华人都爱用的词汇,但生于四川成都的导演表示,现在的故乡已经和儿时的故乡千差万别。“城市的发展就是把所有的城市都变成一个模样——城市的模样”。每个城市、每个地域的文化特征的消逝是导演最关注的问题。在电影《芳香之旅》中,导演还提到了时代与人的关系,采访中,导演说道“我们都是时代的人质”,时代塑造了我们,我们逃脱不了时代对我们的塑造以及桎梏,还有时代更迭后,属于过去时代的人与新时代的疏离。除此之外,好莱坞电影对中国文化的冲击,让他发出呼声:我们的商业电影不应该只模仿好莱坞的大场面,电影中所表现的本土文化才是电影的灵魂。


凤凰娱乐:导演这次来釜山感觉怎么样?


章家瑞:挺亲切的,《芳香之旅》的时候来参加过,《诺玛的十七岁》我的第一部电影也来参加过,所以今天到达釜山觉得好像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很亲切,有好几年没有来过了,也特别的觉得是一种再次的一种体验吧,因为釜山电影节对我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第一,自己的处女作就来过,这次又来,反正感受格外的不太一样吧,嗯,不同。


凤凰娱乐:《诺玛的十七岁》当时是第一次来电影节,就是釜山还是后面的那些电影节,是先到的还是?


章家瑞:《诺玛的十七岁》是先去的柏林电影节,然后再来的釜山。


凤凰娱乐:您第一次去国外的电影节应该是柏林?


章家瑞:对。


凤凰娱乐:所以对很多第一次都是特别的记忆犹新。


章家瑞:对,就是觉得那次坐,也是第一次出国吧去欧洲吧,算第一次去欧洲,就觉得飞机特别漫长,坐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尤其是到了法兰克福机场再转机去柏林的过程中,反正就很紧张,但是也很兴奋,觉得毕竟柏林电影节还是欧洲三大电影节,也是向往已久,也没想到怎么就那次就去了,所以格外的不一样吧。同时呢也是很紧张、很忐忑不安,因为自己的电影要去在这个电影节上去亮相了,也不知道会有观众,包括电影节的这些主委会的这些人,还有来自各国的这些演员是怎么会去看这部电影,但是还好最后去了,我觉得其实更多的在这个电影节上是有一个学习的过程交流,也得到了许多,也认识了很多世界著名的导演、制片人,那些导演也是我仰慕已久的,以前也经常看他们的电影,后来就坐在一起,后来就面对面的去交流,就这种也是特别,在过去像也不可想象,但是好像也都一一的去面对、去实现了。


凤凰娱乐:那一次的柏林之行对您收获最大的一件事情是什么,会不会对整个电影有一些观念上就是有一些改变?


章家瑞:我觉得参加电影节还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在那个电影节上,我看了一部电影就是《再见列宁》一个德国的,原民主德国的一个导演拍的特别感动我。实际上这部电影,也就是引起我后来拍《芳香之旅》,我觉得电影节是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个,尤其是这些大电影节,它会给导演带来一些新的一些对电影的认识。毕竟电影它是一个世界性的一个影像,一个影像语言的作品,所以通过电影能够相互去沟通去了解,去感受不一样的这种文化。这种文化反过来又促进我们自己去感受自己的文化和别人的文化,不一样的地方,也会带来一些思考。我觉得确实那一次对我来说确实很重要,嗯,很重要。


在这种电影节上你也好象有一种自信,当你的电影在影院放完以后,别人站起来热烈的鼓掌,赞叹你的电影,或者人家热情的观众甚至给你以拥抱,你会找到一种自信,这种自信会使你自己去拍出更多的电影,更多的去想要把自己的电影去融入这个世界,还接触到好多朋友,其实世界各国的这些好的朋友也是我继续想去拍好电影的一种动力。他们经常通过电子邮件通过网络来询问你的新作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看见,我记得在《芳香之旅》的时候,在美国好莱坞放映的时候,观众看完以后鼓掌长达七八分钟,站起来很多人都流着眼泪来给我拥抱,他们就觉得这部电影特别感动他们,他们也期待我往后的电影能够更好,或者是早日让他们再看到,对我来说确实是一种鼓励吧一种鞭策。


凤凰娱乐:刚才从您那个话我可能会有一个我的答案,因为我看您很多很多的,就是您从《诺玛的十七岁》开始到现在,就是所有的作品里面可能它都会以一个地域为一个主线,它有一个地域的情怀,这些地域的情怀它作为一个背景,这个是不是也是像您刚才说的去柏林电影节之后,受到的一个新的启发,是跟这个有关系吗,还是说因为您生在成都,这种川蜀文化影响很深,所以您才会在作品中反映出这种南方的一种文化?


章家瑞:对,有这种原因,我觉得在电影节上,往往不少的能感动观众或感动演员的那种电影都是有独特的一些文化元素,有自己独特风格还有地域文化的东西。因为《诺玛的十七岁》它就是写一个云南的少数民族哈尼族,在那一片又特别独特的一种地域风情,地域文化,以及当地的人的独特的生存方式,这种东西是过去他们不太了解的。但是他们那种人和自然的本真的那种生活,那种人性的质朴,也是被世界所认同的。


我觉得其实我们中国一个是从时间来说,跨度几千年,这是时间的概括。另外空间呢我们中国其实是很大的一个国家,然后东西南北中各个地域它都有它很独特的这种东西,这种东西其实是被世界所期盼的,因为他们想去了解他们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恰恰是中国的这种地域特别有地域风貌的,地域文化的这种东西,就特别能感动这个世界。不管是《诺玛的十七岁》还是《芳香之旅》以及《红河》其实都是在世界去了几十个国家的边界,也是被他们所喜欢甚至是热爱,可能跟这个是有关系的。


那么这样的话,其实我这次拍这个《柠檬》其实也是延续了这种地域文化的一种特色,因为成都也好,四川也好,其实是我的家乡,我是在那个地方长大,那个地方的一山一水,其实对我来说都是我生命曾经的一部分。所以那种巴蜀的那种文化,对我血脉里所带来的影响,实际上是奠定了我以后,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所以这次拍《柠檬》,其实就是灌注了我那种一贯的地域的,甚至是带有一种乡愁。这种乡愁其实是也是人的本真的一部分,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我是谁这种古老的命题,其实延续了几千年了,这个电影其实也是谈到了这种东西,包括韩国这个女孩子她为什么要到四川的安岳去寻找她的根,其实也有这种思考在里边。比如说我是从哪里来,我本身是谁,我将要向何处去,这是一个古老命题,只不过是把它放到了当下,在这种全球化也好,其实全球化也是我电影的一贯的一个主题的延续,《诺玛的十七岁》其实也是外来文化和当地的文化的一种碰撞,所带来的一种人的一种情感也好,生活方式的点点滴滴的一种在改变,这个也是中国跟韩国是近邻,其实相交也是很多年很多年了,从古代的高丽也好,暹罗也好,和中国的唐宋、汉唐其实就有很密切的往来,这个故事其实就是从汉代的一个安岳的女孩子漂泊来到了这个韩半岛,在这个地方后来嫁给了当地的加洛国王,做了第一任皇后,她的后代,现在这个女孩子是她的后代,那么她回来。


回来在这个寻找的过程中,她遇到了四川的这个人,四川的这个山山水水,遭遇了那种情怀,遭遇了不一样的那种地域的那种文化,那种生活,不同的生活的那种情感撞击都给她带来了很多不一样的那种东西。通过中国的这个男主人公,立威廉扮演的这个男主人公,也通过和这个韩国女孩子的交往,他也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东西,这个实际上也是一种全球化过程中,中韩交往的密切,各种文化的相融和碰撞所带来的一种现在人在寻找自己的一个过程。所以这个电影是这样的。


凤凰娱乐:您刚才说的是两个点,一个是乡愁,一个是现代人,所以我之前有一个问题想问,就是之前的像刚才说的融合,像《花腰新娘》像张静初可能是这种年轻的言万,像立威廉就是《柠檬》里面都是特别年轻的演员,然后用他们年轻的演员来演绎您的戏,我感觉是这种戏和之前的作品都是不一样的,包括《红河》里面是张家辉和张静初嘛,为什么所以用年轻的演员也是出于这种全球化的这种新一辈的来追寻乡愁这种感觉?


章家瑞:对,我觉得年轻的演员其实为什么这次用金莎跟立威廉在这部电影里边,其实也有我刚才说的是一种乡愁。这种乡愁实际上是我过去生命的一部分,这种部分其实也是我的青春的一种记忆和一种怀念,我在那个地方长大,我的青春在那个地方度过,我的情感也留在那个地方,很大一部分关于青春的初恋的那个情感也留在这个地方。所以我觉得找这种年轻演员像立威廉、金莎这种特别青春的,那种有青春色彩的这种演员,来演绎我这部电影,我觉得可能使人们,把人们带回到那个,当然我拍的是当代,但是我赋予是我个人那种青春经历的过去,我想在他们身上找到我自己过去的影子。透过他们演员的这种表演,在这个剧情中的这种情感的发展、碰撞,也把我个人的这种寻找也潜移默化的融到里面去了,所以我找他们来是有这个企图的。


凤凰娱乐:像每个人说到乡愁,其实每个人乡愁有很多,有很多,有的人就是乡愁可能就是一种情感,它会把那种描写出来,有的人会觉得乡愁是一段记忆。


章家瑞:对。


凤凰娱乐:像每个人对家乡的一种记忆,或者是一种感觉。


章家瑞:对。


凤凰娱乐:在您的心目中四川成都这个家乡,您有没有一段特别记忆来纪念这种乡愁,或者是有一种感觉来形容?


章家瑞:我觉得感觉特别记忆特别深的是,那个城市是很静静地、静静,就像湖水偶尔泛起一片涟漪,风吹过然后轻柔到你的心肺,那么的恬淡。还有一种更多的那种乡村的那种田园乡村的那种淡淡的,还有一种忧郁,也有一种忧郁,好像在那个地方当然现在的成都变化太大了,我离开成都三十年了,但是我记忆中那个地方好像时间总是很慢很慢,可以说一碗茶你可以在茶社里待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你可以在一杯茶的过程中你可以欣赏竹林的那种摇曳那种婆娑,那种轻轻的风,还有就是那种炊烟,就是过去成都周边都是一陇一陇的竹林太多了,所以我在这个《柠檬》里边也拍了竹林,那种竹林一陇一陇的竹林中就是那种茅舍,然后有炊烟飘出来。那是一种田园的东西,所以这次我们在成都搞宣传的时候,发布会,我们也把它叫做田园爱情故事,其实就是这种田园给我的印象很深。


但是这种东西你现在回去可能已经找不到了,就是已经越来越少了,随着这种开发,随着这种拆迁,其实这也是一种地域的象征,也越来越少了,其实我是很怀念这种调子的。所以在这部电影里边,有大量的那种田园乡村,还有我们跑遍了半个四川就是去寻找这些记忆。我觉得这些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尤其是地域文化的一部分,如果说这些东西都有一天再也看不见了,这种东西我觉得就蛮可悲的。你虽然现代化了,你虽然建起了摩天大楼,虽然汽车满街都是,但是你这个民族几千年来你的生存方式,你的情感方式都是在那种地域里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的,成长起来的是我们的血脉里永远都是流着那样的那种血液。这种东西少了,你那种东西就慢慢就断了。这个也是我这次所谓把它定为乡愁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所以这个记忆是很深的就是那种你可以很安详,你人可以找到一种好像避风的一所港湾,人们说成都是一所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就是现在它这种特色还是有,满街的茶社小吃琳琅满目,特别有生活的情趣,这种东西是我从童年到少年的最重要的记忆吧。


凤凰娱乐:听您刚才说乡愁我想到两件事,一件事是之前看过一篇报道,有一句话就是说现在的中国是把所有的城市变成一个城市就叫城市。第二个事我想起了《芳香之旅》当时有一个镜头我特别想问您,后来张静初就是她老公去世了之后,她又自己住了嘛,经常有一些镜头就是她晚上看着电视睡着,然后电视背景声是超女,还有一个镜头是她把那个废气的车开出来到一个市中心,开不动了,堵车然后人群喧闹,然后那个背景声也有超女还有李宇春的歌,然后她就崩溃了。这个是不是您对于现在的城市的建设和外来文化对于我们现在的这个环境教育的一种说法?


章家瑞:对,这个《芳香之旅》您刚才说的特别好,就是看到了,你还是很认真的去看这个电影,去理解,我觉得这几个点确实是我现在所焦虑的这个地方,就是不是说我比较怀旧或者是固步自封,并不是这样。我觉得我们每往前走的时候,我们更重要的我们过去的东西那种很珍贵的东西,那种是我们这个民族珍贵的记忆的东西,是应该延续下来的,这个是这个民族的多样性的最重要的地方。我们这个城市您刚才说的特别好,我们这个城市不能说都是一个城市,我们每一个城市都有我们,因为中国太大了,所以说它是56个民族组合起来的,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地域,每一条河,每一个山脉其实都带有它特有的那种自然和人之间的那种交融的关系,如果说你把这些都丢掉了,其实你自身的这种情感的记忆割断了,其实是你自己的这种本身的那种东西,我这个还表达不太准确,就是你本身的那种东西你就找不到了。找不到以后其实生命赖以存在的那些很多的记忆也就消失了。


《芳香之旅》里边,虽然里面有很多东西,其实我的里边是带着又带着一种惋惜,也带着一种批判。有时候我们往往是要么就毁掉一切重新来,要不然我们就什么都不干,什么都不做,我觉得这都是不对的,其实我们可以在扬弃,否定是否定,扬弃当中我们保留什么我们该去掉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去走,我们为什么存心要把那辆车开到闹市区里去,那辆车其实就是她青春的记忆、生命的记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记忆,就是她跟老崔在那辆车上度过的。所以你把这个车扔到垃圾厂里,其实就是把她的过去彻底的丢掉了,所以这个过程实际上对人来说是一个很痛苦的,就像我看到那个《再见列宁》那个女主人公她了这个植物人了时代已经发现了很大的变化,当她看到窗口上那个列宁的雕像已经被取走了以后,她不可理解这个世界,因为她还活在她那个(世界)里边。


你不能怪,你不能说这个人特愚昧,而是我们这个时代,把她变成了那样。你不能说她个人很愚昧很悲剧,时代把她变成了那样。在那个千百万人都经历的那个时代,每个人都无法改变,也无法去逃避,所以她的青春也就留在了那个时代里边了,你彻底把她的生命把她的东西给她否定,过去的东西给她否定掉了,她活着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呢。所以她最后只能躺在沙发上,一碗面条,电视机里是最后看成了雪花点,她觉得她生活的支点已经没有了。


每个人他和时代,我们和这个时代的命运是割不开的,时代造就了你的情感,你的青春,你生命的经历,你不能说最后这个时代的悲剧,最后这个人也是那个时代的很愚昧者你不能这么去说他。所以我们,今天我就是在探讨这个东西,当我们接受新的像您刚才说的李宇春这些歌手来的时候,这个时代又造就了李宇春这样的年轻女孩子,她能够在这个时代能够通过快女她的各省能够传遍,但是像春芬这样的女孩子,也曾经有过她那个时代的那种记忆,《芳香之旅》为什么叫《芳香之旅》?青春就像芳香一样,弥漫了她的一生,每一个人都有,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有时候被时代当做人质,你生在这个时代了,你逃不开。所以这个是我反复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凤凰娱乐:只是这个时代和那个时代有一些不同了。这个时代我们可能更多的是受到一种好莱坞的冲击,或者说西方国家一些文化的冲击,比如说现在大荧屏上弥漫的都是好莱坞的电影,我们中国的电影现在有很多跟时代有关的,尤其是在向好莱坞学习的那种感觉,您怎么看待这种媒体或者说这些东西对时代的影响?


章家瑞:我觉得这个也是我很焦虑的地方,我觉得好莱坞这种大片它作为一种强势文化,席卷全球,甚至中国也不可避免。在20年前我们想都不敢想,今天我们能够一年,一个月能够看这么多好莱坞大片,而且我们的观众都蜂拥而入,所以这个也是时代,就像您刚才说的一样也是时代的一种,你不可去逃避它,它已经来了。来了怎么办?你要去面对它,面对它的时候我觉得千万就是要有自己的一个立场,或者一个情感的一个位置,毕竟我们需要,当然我们需要去接收不一样的文化,包括好莱坞的文化,日本的也好,韩国的也好甚至是欧洲的也好,我们需要去接收。


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在接收的过程中,我们是不是要全盘把我们压上去,就是把我们自己,连我们自己的根,连我们自己的情感立场,连我们的文化全部压上去,最后我们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们自己是谁了,我是焦虑的是这个。看看好莱坞的电影没有问题,特别享受,特别愉悦,特别刺激,但是我们的情感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中国人的情感能够又通过什么样的电影能够来表达出我们自己的这种文化呢?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甚至我们很多电影,在走向大片的时代,我们也号称我们要拍我们自己的大片和好莱坞来抗衡,但是我们是不是就非要用那种像好莱坞一样的那种特别娱乐的,特别打打杀杀的,或者特别刺激的这种特娱乐化的表象,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学到好莱坞的专业制作模式,他们的技术、特效、团队,这些工业化的东西,而精神内容要是我们民族自己的东西,要是本土化的东西。这也是我的电影一直在关注的一种东西,如果没有这些,没有地域特征,没有人文情怀,电影就是一个空壳。


凤凰娱乐:或许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文化、舆论焦点,这样。比如我们父母那一辈和我们这一辈,就不是一个时代的事情了。


章家瑞:其实我们都是时代的人质,一个人出生在他的那个时代,他是逃不过这个时代滚滚的大流的。比如生在解放后的那一辈,生在改革开放初期的那一辈,以及现在年轻的你们这一辈,不同的历史事件、环境造成了每个时代的不同。《芳香之旅》里面,春芬成长在动荡的年代,她的信仰,她的生活方式是那个时代的特征,但到了这个时代,2000年以后,社会变了,不再是她以前熟悉的环境了,这一代人是看着选秀、看着超女,看着李宇春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受到的是草根文化、网络文化的熏陶,这样环境下他们的思维,集体的思维,社会的思维逻辑都与过去不一样,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时代,我们只能跟随大流,做时代的人质。


(文/秦川玺)来源:凤凰娱乐

登录后可进行评论
还没有账号?请先注册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