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 工厂大门里的青春之歌:《少年巴比伦》

《少年巴比伦》:工厂大门里的青春之歌

 


       它打着“小镇工厂青年”、“热血江湖”和“白衣飘飘的爱人”标签,成为国产院线在本年度里上映的第一部国产青春片。这部由相国强导演、2015年就在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东京国际电影节和2016年第52届金马奖被多次提名的影片《少年巴比伦》让很多观众迫不及待,而挑起大梁的“90后实力演技派”董子健和李梦更是夺人眼球。

       但是影片上映后的评价却是两极分化。有人坚信,似乎只有这部电影才能让观众在银幕上看到自己青春的影子,就像曾经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而白衣飘飘的初恋情人白蓝就像二十年前的米兰一样,布满整个青涩与原欲懵懂的时代;碎片化的工厂景观亲和又疏离,工人阶级先锋队亦讲求江湖道义。而反对和批判的呼声在于,虽然这部电影不堕胎不狗血,但了无生趣,拍不出来青春片该有的味道,电影里大多数演员仿佛正在进行穿越回二十年前的趣味游戏,将吊儿郎当的痞劲儿换个时空把玩,就好像苟且合格的毕业联合作业。

  “四十不惑”的青春残酷物语

       无论站在哪种话语体系评说,也无论以怎样的理解去叩问青春,至少《少年巴比伦》的确承载了“四十不惑”一代人的往日情怀,在工厂车间里洋洋洒洒的热血荷尔蒙,在迷雾里穿行,拒绝庸常,宁愿跟自己死磕,也不愿去深究这个世界到底什么样;或者只是幻想里的剑客浪心,追随爱情,拥抱着诗和远方。

       电影根据70后小说家路内“追随三部曲”之一的同名小说而改编,另外两部分别是《天使堕落在哪里》和《追随她的旅程》。源自于作者本人早年经历,工厂车间和小镇生活才能变成笔尖流淌的热泪盈眶。小说时空凝固在九十年代的戴城,戴城之于路内,一如约克纳帕塔法之于福克纳。而戴城本身就是个大工厂,也因而在青春一万种死法中选择“向死而生”时,便会悟出这样一种悲观后又有甜蜜的感觉——“后来,我明白了年轻时缘何有那么多的时间,像是空虚的情绪,永无尽头;后来,我知道了生活的真相,我不会再去嘲笑一个二十岁的莫名痛哭的少年

 从钳工到电工组的唐吉坷德


       以往国产青春片里的主人公几乎都是过于早熟的中学生或者经历了大学时代的乌托邦宠儿,即使通过回忆追溯到十几年前的时光,时空也都锁定在童话般的校园里。难得的是,《少年巴比伦》中路小路碌碌无为的年华发生在工厂大门内。而每每提及工厂大门里的故事,往往总是带着阶级属性的生之奈何与挣扎,如《纺织姑娘》;又或者工厂大门外,现境更为尴尬窘迫的小镇青年《小武》等等悲观主义的现实题材电影。但是这部影片幽默感、喜剧性以及荒诞戏谑的腔调已经带给了工厂空间氛围另一种生活的喜悦与向往,具有本真的“市井百态”,充溢着工人阶级的久违的浪漫与流氓感

      比如钳工“牛魔王”想象并演绎水房阿骚的“贵妃躺”与“潘金莲式躺”惟妙惟肖,整个工厂全部的男工都垂涎欲滴,持久燃烧对小姑娘和小阿姨们的热烈与快感;比如电工组本身就是一种帮派和道义的组织,烫水池里荒诞却非得较一把劲儿的斗澡比拼,正是男人气概和英勇的证明;国有企业改革被计划的下岗名单与买断工龄危机、日常的迟到罚站和罚倒三班、以及想成为主管科长然后拥有小小权利的私心等等都来自工厂生活的真实。

      也正因空间的界限,路小路所经历的二十岁时光里,他如同从钳工组到电工组再到夜校生的唐吉坷德,是表面上诉说自己虚无、茫然毫无上进心,但实际上却是在工厂江湖里肆意的“仗剑走天涯”。也正是被局限于此,才有了路小路行为的鲁莽、心智的幼稚;也就是为什么电影的旁白一直在试图渲染年轻的感伤和存在主义的虚无之力。

三轮方舟上的初恋情人

       电影里的爱情戏份让路小路的处境总是很被动。当然,青春片总是少不了朦胧与草率的爱恋,不管成就爱情还是被爱情所击垮,女人的多样性永远缭绕、迷乱、令每个男孩都激荡起阵阵涟漪,动情于“妖艳浪妇”或动心于“纯真圣女”,如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亦如橄榄树下的情人。

      《少年巴比伦》里,路小路每一处和女性有关的“亲密接触”总是显得尴尬甚至狼狈,但是他的二十岁青春正是因为经历了女人们的影响、撩拨和教唆,才变得有意义。从盯着看地震时跑出来没穿衣服的老奶奶;被风情万种的女工阿骚惹得火烧火燎;被“牛魔王”那“如花似玉”般的肥胖姑娘偷袭强吻;换灯泡时惊奇的看着女工的巨款内衣;再到倒三班时候保护“小噘嘴”时候的英勇仗义…… 这些因为女性存在而有的回忆和经历,才构成了他从无知、好奇到体验、保护,再到热烈与胆怯的完整度。

       然而,真正意识到男女两性的意义却是因为三轮方舟上的初恋情人白兰,她是路小路的维纳斯。白兰之美在于表面纯美清秀,但实则满含致命的诱惑,一直表现渴望却又不断被压抑,这些微不足道的抬举,足以牢牢的掌控和支配年轻男孩的全部精力,令他成为莫名痛苦的少年。如毒药的致命性,白兰的魅力正源于此,纯真又邪恶,可以远走他乡一去不复返,也可以对路小路的情感任性、张弛有度的控制。不过对于大多二十岁男孩来说,他们体验并沉浸在被消耗的情感中而乐此不疲。

       看不见未来出路的青春,并不是因为被限定在工厂的局限空间里而没有坚持去卖香烟挣大钱,而是所有的焦虑和绝望,隐忍渴求和惆怅交织错落,最后都汇流于爱情这个不切实际的感伤漩涡并在体内回旋。这正是唤起男性初恋欲望的毒瘤。不过,青春片的美丽与魅力正于此,只要不断被消耗、看不到出路、生活将像巴比伦一样不可避免的崩塌才会是令人难忘释怀的青春。所以论绝望,裘马轻狂的绝望,总比荜衫褴褛的绝望好。

       工厂大门里的青春之歌,正是路小路苟且而碌碌无为的二十岁之歌,也是关于一代人晃荡的青春之歌,或者是我们每个人回旋体内裘马轻狂的绝望、却还要固执的去拥抱远方的理想。


版权声明:

本文系开拍网“影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关注开拍网微信kaipaicom,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喜欢这部短篇? 这里写赏的注释
登录后可进行评论
还没有账号?请先注册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