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 以光影为名:《爱乐之城》

爱乐之城:以光影为名

       爱乐之城上映至今,被讨论不休,17年奥斯卡14个提名,和单片提名最多的《泰坦尼克号》打了个平手,出现在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原创歌曲和配乐、最佳服装设计、最佳音响效果和音效剪辑……当然,还有凭借灯光布景等等当之无愧提名最佳艺术指导。

       导演达米恩·查泽雷几乎被誉为“挽救好莱坞歌舞片于危亡”的爆裂导演,与他对爵士片的野心欲望脱不开关系。电影是动态的光影艺术,而查泽雷对光的运用在《爱乐之城》中更加得心应手,与他千变万化的炫技镜头配合,爱乐之城的用光十分具有艺术研究价值——舞台风格、旖旎炫色、梦幻光泽。查泽雷不仅仅用歌舞、用表演、用镜头讲完了这一个故事,一个一对男女因梦想相识、因梦想别离的爱情故事,他同样用光讲述了这一座Light Light Land中多少此情可待成追忆,多少劳燕分飞离恨时。


 


       电影中,灯光的主要作用是改变色泽(滤色,使色温一致)和提供光源(满足摄影所需曝光条件)。但是爱乐之城却采用了非常特别的一点,它将舞台灯光大量应用在电影中。舞台灯光与电影灯光最大的区别就是,舞台灯光不要求真实,它追求的,是气氛的极致。所以,爱乐之城中颜色过于丰满的灯光,特殊的打光方式,也就让这部音乐剧具有查泽雷导演所追求的梦幻感。

       歌舞片是电影中非常特别的类型,它精巧细腻,如同易碎琉璃,在导演掌中把玩之时,须得温柔谨慎。因为它和现实脱节太远,现实中的人绝不是自带BGM出场,也不需要靠BGM来表达每一次恋爱中的心情曲折,也不会用音乐作为一个三幕剧故事的起承转合钩子。歌舞片的特殊性,要求它具有舞台感。爱乐之城的舞台感,很大程度上也是由灯光创造的。导演细腻地处理了灯光,使爱乐之城这块精致打磨的琉璃,流光溢彩。


 


       开头一场拼接而成的一镜到底,打光营造了非常“现实主义”的自然光照,在最朴素的打光方式上,人们突然跳上汽车,开始一场精彩的歌舞开场秀,奠定了这部歌舞片的基调——人们都是根据心情,一言不合就载歌载舞。

       随后,片中用光就变得大胆,不再追求符合日常生活认知的光色。


 


       爱乐之城的主要灯光选用了紫色。介于粉、红、黑、蓝中间的暧昧紫色,在日常中,我们很少见到。

    

 


       男女主一舞定情,在歌词中彼此都傲娇说着“我不喜欢你”,却已经很明显在彼此贴近的舞步中透露出了惺惺相惜。


 


       男主和女主初见分别后,在桥上来了一段轻快的歌舞,此时灯光,由白色自然光转为紫色光。一是表达了时间由白昼到日暮,日暮黄昏被称之为“狗与狼的时间”,这时候人是最暧昧不明的。但在暖黄、暖橙、暗红等可以表现日暮的光色中,查泽雷选择了更为暧昧的紫色光,比红色温柔,比橙黄更尖锐,也通过一个灯光的转变表述了男主心态。他开始爱情初始阶段的患得患失,一方面感受到了女主和自己之间的感情张力,一方面又怀疑自己的吸引力。


     


      女主确定自己爱上了男主时,她奔向爱人,想让爱人看见自己,于是出现了上面这幅名场面。女主身姿轻盈,轻轻挡住了电影院投过来的强光,仿佛占据了男主的全部目光,就这样出现在屏幕面前,在他视线之内,令人惊艳。

      男女主身陷低谷,互相鼓励,互相改变。彼此登上了梦想的高峰,却不得不面对漫长的离别。


 


       他们开始恋人的第三阶段,争执、吵架,折磨彼此。这时候用光变得矛盾复杂,柔和地显现出男女主的每一个表情,却又粗暴地直接展露双方的抬头纹、嘴角下撇的恨意、鼻子不屑的褶皱……正如他们的关系,太过亲密,却不得不分开,最温柔的关系,而成了粗暴伤害对方的刀子。

 

 



       最终分开的两人,他们隔人海相望,就像当初在人海中找到彼此。此时的光线,仍旧是暧昧不清的蓝紫色。灯光照亮了男主的五官,他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国,创建了爵士乐的自留地,可是他也要目送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离去。灯光让女主的面容晦暗陷入过去,但是女主身后是明快暧昧的红色灯光,那是女主现下所拥有的浮夸半生。

       所有人都能从光中读到,连尘埃都在说再见,连风都在说送别。

       弹琴开始的时刻,女主找到了男主,一见钟情。光影温柔明亮。

       弹琴结束的时刻,女主看见了男主,微笑释然。光影仁慈低沉。

       查泽雷全片用光,无论是冷色调还是暖色调,都使用了重色。也许是因为在查泽雷眼中,因为歌舞、梦想相爱的人,所有相遇离分,都为成就这一场绚烂。


版权声明

本文系开拍网“影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喜欢这部短篇? 这里写赏的注释
登录后可进行评论
还没有账号?请先注册
全部评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