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 声音的虔诚叙述:《推拿》

声音的虔诚叙述:《推拿》




或许娄烨电影的最大魅力就是他对不同的生命特殊个体或群体的带有韧劲儿的描写,其中对男女情爱的细腻书写成了典型:《危情少女》中一个少女的弗洛伊德式梦境与表现主义式的悬疑恐怖色彩,也奠定了之后《周末情人》精神撕裂的李欣与《苏州河》荒诞奇幻式的执着于“生命轮回”爱情的牡丹,《紫蝴蝶》中奔向各自命运的国族叙述,《颐和园》中无解的性爱与孤独的青春毁灭,《春风沉醉的夜晚》中两男一女的同性情欲斗争,在《花》中探索性与爱、自由与乡愁的“花”,《浮城谜事》中情爱纠缠的报复行动,再到《推拿》中盲人群体的情爱与自我的追逐。

无论如何,娄烨作为第六代导演,他以独特非理性的凌乱、迷离的影像实践,独立出自己的“娄氏电影”风格:追求生存还原、摈弃民族或是个人神话、挣脱历史和文化的挟裹,从重重符号中释放出人性本身,裸露生命的真实状态。也正是他的真实记录,带来中国很多电影评论家和受众的质疑,电影的多次被禁对于娄烨也是一次次反思和检讨,但他并没有放弃对个人意识的追求。在《推拿》中,娄烨聚焦盲人推拿师这一特殊群体,展现他们的喜怒哀乐。而在盲人的世界中,“听”成了他们看到世界的重要方式;通过利用声音,娄烨也完善了叙事。可以说,人声、音响、音乐对于《推拿》的叙事起到了非同一般的叙事作用。



 

一、人声——如期而至的诗意

    电影中的人声,指的是电影中出现的人物形象所发出的所有声音的总称,是传达信息,表现、塑造人物形象的主要手段。

1、旁白

在电影《推拿》中,旁白成了叙事最重要的部份。这也是娄烨电影的惯用手法,在《颐和园》中也有旁白叙述,现代感十足。19世纪40年代费穆导演的《小城之春》中,内心独白又似于旁白的介质,可以说是中国电影走向现代性的转折点,通过影片的第三视角打乱叙事的节奏,成了中国电影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在《推拿》中,女性声音给人带来一种温柔而绵延的诉说,缓缓而来,又带着无法言尽的意味,推动着故事的发展,解释人物做某件事的缘由。在影片开始,“这个故事要从一个叫小马的男孩说起”用旁白交代了故事的主线,而“在一片模糊的光亮之后”充满着诗意和画面感。而就连影片名字,也是由旁白念出来。“零度情感”的旁白也不仅仅承担着说明文的功能,提示观众在看一部盲人电影,旁白穿插在那些叫人透不过气的故事之间,不是消解,而是形成了一种反差的张力。

娄烨说,《推拿》“希望保留一种叙事的感性,叙事的错误。或者旁白所描述与影片的故事呈现,不是一件事。当娄烨带着这种感性,使影片尽量出现健全人的世界,所有的声音都是尽全力维持这种盲人的世界。“对于盲人来讲,看的见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看不见的才是存在。”娄烨又说,《推拿》首先是一部“声音优先”的电影。而这种声音的优先,或许是对盲人的致敬,与健全人世界的对抗。

2、诗

    当沙复明相亲失败后,面对着微波荡漾的湖面,带着无限的思绪,念起了海子《黑夜的献诗》:“丰收之后,荒凉的大地,人们取走了一年的收成,取走了粮食,取走了马。”诗中带着万籁俱寂的失落感,沙复明对爱情的失望,对自我的否定,好像一切未曾拥有,一切被生活偷走,为下文沙复明感情上的一无所获埋下了线索。当都红出意外,大家捐款时,沙老板头靠着墙,喘着粗气,念出三毛的《如果有来生》:“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中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没有悲欢的姿势......”三毛的诗中有很多充满传奇色彩的瑰丽世界,大起大落深思相许的爱情故事。沙老板大概借诗喻情,希望如果有来生,甘愿为爱痴狂千百回,不怕尘世的风霜。沙老板每次的吟诗,都关于爱情,爱情是他生存下去的勇气,而导演也希望通过诗的吟诵,寄托那些对来生的期盼,对永恒的信仰。



 

二、音响——掷地有声的意味

简单来说,电影中的“环境音响”就是作为影片场面背景出现的各种声音效果。主要分为:自然音响、机械音响、动作音响、特殊音响,是营造真实听觉空间的手段。(来源:百度百科“电影音响”)

 

1、噪声

噪声并不都是不好的,交响乐中的噪声乐器钹和镲,它们的每一次出现都是乐曲最引人注意的声部,电影中的噪声也一样。影片一开始就是一阵噪音,并且持续存在着,像极了人耳鸣的声音,或是机器转动的声音,而这种声音或许就是盲人耳朵里的声音。开头以这样的噪音切入,表达其拍摄的主体,引出盲人的出场,渲染了影片的氛围,给人一种失落而又灰暗的情绪。当小马用刀子割破自己颈动脉,噪音继续出现,但此时的噪音表达了小马自杀后的紧张氛围,抑或是小马的失望,当声音穿过耳膜,穿到心脏的中心,随后传来盲人歌唱的片段,仿佛是祈祷,又像救赎。小马手上可以转动的机器,也是一种噪音的存在,大概是在听得见声音的时候,才会有安全感。

2、雨声

   影片中第一次出现雨声,是小马第一次去到按摩房,和小蛮水乳交融的时刻。雨滴更像是性的释放,一种爱的寓意,清脆悦耳。第二次是小孔感情出现阻碍,和姐妹畅聊后的痛哭释放,雨声比较大,显得沉重,但又不失希望,此时沙老板望向窗外,若有所思。第三次是小马来找小蛮,因为一场雨的阻止,两个人才更多了坐在一起的交流机会,雨成了情感的桥梁,为后来两人感情的加深奠定了基础,此时雨声是欢快的。随后旁白:“小蛮和小马都喜欢故事,无论真的假的,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小蛮都喜欢,反正故事都是假的,假的有趣,假的好玩,过家家一样,无论小蛮是真戏假做,假戏真做,假戏假作,小马也都喜欢,反正小马也看不见。”预示着小马、小蛮二人关系的进一步的发展。

    第四次下雨,是在小马去按摩房被警察抓走之后,雨声急促而压抑,小马不由自主的哭泣。“每个人的眼泪不一样,但想哭的念头是一样的。”都红这样说道。都红喜欢小马,小马却丝毫不动容,都红此时的心就像窗外的雨一样,凉又冰。而在一旁偷听的、一直想留住都红的沙老板,心里也如外面这雨下的一样凄凉。第五次下雨是小蛮和小马消失在人群,小蛮的朋友失落的望向外面的雨。

    小马和小蛮在雨中恋爱,在雨中消散,而之后的那场雪,则寓意着洁白的爱情。




三、音乐——缓缓而来的思绪

    从纯音乐形式转化而来的电影视听手段的一个组成部分,由于它被纳入了电影的时空关系之中,从而获得一个为纯音乐所不具备的电影空间,因此其性质完全不同于纯音乐。(来源:百度百科“电影声音”)背景音乐在《推拿》中,在盲人的耳朵里,或许有着跟平常人世界里的音乐不一样的视点。

1、背景音乐

    在电影中,做饭阿姨问金嫣怎么不吃饭的时候,音乐缓慢而压抑,沉重的音调让我们可以看出金嫣的心事重重,最后持久的哭泣成了她在黑暗中最有力的爆发,在压抑了些许之后,金嫣为爱的挣扎与哭泣,也是沙老板的内心情感。在电影中,旁白介绍“另一个沙复明就不一样了,出事张扬,除了中医和推拿,他的兴趣还在别的方面。”随后音乐响起,音响里传出欢快的声音,沙复明与女人们跳着轻快的舞蹈,和旁白的隐喻切合,暗示着随后而来的相亲。小孔在金嫣面前的哭泣,雨水与内心无法释放的纠结,和沉重的音乐连成一条线,线中是盲人的酸甜苦辣。小马和小蛮离开之后,泰和吹起了笛子,笛声充满张力,饱满,悠扬,像是道别,又像重逢。随后沙老板和都红跳了一场欢快的舞蹈,跳着跳着,两人分散,在各自看不见的世界中越分越远。

2、片尾曲

小马和小蛮消失后,成了大家不曾提起的过去。沙老板一直想和正常人跳舞,希望通过读书、吟诗融入主流社会,当朋友打电话来他也以为是某个老板,而“主流社会”这个词时刻靠在他的肩膀上,或许是一种心灵的依靠与慰藉。尧十三《他妈的》这首歌曲作为主题曲,或许是借此表现盲人对现实的痛骂。

“看见彩虹终于出现在我的天空。”是小马可以看到光亮的喜悦。“我深爱的那个姑娘,她一点一点吃掉我的眼睛,我的世界只剩下红色。”红色是希望,是血肉,是情感的热烈,小蛮吃掉了她的眼睛,却留下了爱与陪伴,给他的生活增加了更多的热情。当小马看到小蛮的样子之后,那个曾经最渴望再次看到世界的人此刻却闭上了眼睛,“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在第一天就闭上眼,然后什么也看不见。”在盲人的眼中,黑是永恒的存在,而看得见黑,才会看得见光。小马闭上眼睛,嘴角微恙,希望那种真挚的情感如黑夜一样光明。

 

娄烨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在国内,因其极具个人风格的影像显得独一无二。出身在艺术氛围浓厚的家庭,有着开阔的视野,受多元文化观念的冲击,娄烨没有向商业妥协,依旧特立独行。通过《推拿》我们可以看到声音对于叙事的价值,以及娄烨对于电影中声音的重视,在视听艺术的浪潮中,我相信,娄烨的电影声音特性风帆不会侧翻,只会远航。


版权声明

本文系开拍网“影像”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喜欢这部短篇? 这里写赏的注释
登录后可进行评论
还没有账号?请先注册
全部评论 (3)